嗨!I' m May,藝術大學廣電系出身,配合過多位藝人、經紀工作,也做過不少電視台、節目腳本編劇,freelancer工作更喜歡品味生活、愛與分享的事物,希望寫的是有參考價值的。採訪:https://goo.gl/25aRnR

00302704236_25a71dfa.jpg

 

<猩球崛起>這部電影已經做到第三集了,從第一集即在極好的出身下,立基於不只是動畫、劇情、感性集一體的電影劇本,更探討人類在道德真空處,究竟「什麼,才是最重要的 」?

 

從第一部的<猩球崛起>,人類男主角為了拯救他患有失智症的父親,而積極嘗試利用科技尋找解藥,未料"啟蒙"了猩猩(APES)的智慧,衍發一連串被使用的猩猩開始有了自覺,認為不只是人類自我下的犧牲品。
而衍生出成為接下來續集兩集的主角猩猩「凱撒」。

凱撒對同是身為猩猩族群的同族們,很有同理,誓言要帶領夥伴們遠離人類不尊重的利用,回歸自由。
 

而繼2011年北美上映,2014年續集再演,2017年終於推出了引頸期待的尾聲「猩球崛起:終極決戰」!


決戰?這個要什麼?難道身為製作團隊的人員全都認同人類該死該亡嗎?
 

畢竟,任何有分邊的電影片,總是有一方勝出,而我們喜歡看對的一方戰勝!但,若是這大帽子扣在全人類身上,自己也是人類一員的觀眾,吃得了嗎?
 

於是,給凱撒一個迫不得已的理由,與人類是如何冒犯另一個有情有感的生命體的尊顏,成為我們認同的依據

 

換句話說,如果觀眾是大陪審團,此時被控的凱撒,需要什麼來被我們一致投無罪票、脫罪、重回自由身

 

d2640260.jpg

 

電影一開始,可以看見凱撒已經跟猩猩們彼此生活在一個隱密的森林,然人類不願放過牠們,凱撒在初得勝利之後,放過那幾位菜鳥兵的選擇,給了牠良好的位置去促使人們相信牠

「初衷是善良,選擇是被迫害後的正義」
 

而兒子與妻子雙亡,被那位冷血上校殺害的憤怒,成為凱薩在一系列電影的最終辯證:當敵人傷你到無以復加,我,究竟可以怎樣報仇,而仍能被稱為做一個「好」的。

 

d2660044.jpg

 

這點,透過諸多的符號與隱喻,再再充斥及貫穿整部<猩球崛起:終極決戰>電影,

不選擇與自己同類站在一起的猩猩,明明自己的物種是靈長卻接受被人稱作驢子的為人類服事;
自我介紹習練成為「我是壞猩猩」的配角猩猩,被人類灌輸了「你是不好的」的自我認知,穿上那一身棉袍,形象簡直像個鄉里的老好人,然終究牠到底做了什麼成為不好的?

當凱薩面對自己的憤怒及人類一再的踩線,午夜夢迴曾冒大惡膽傷害回報人類的惡猩猩庫巴,也一再問牠(或說邀請牠):你曾堅持的,放棄吧,難道至今還認為是對的嗎?
 

庫巴的出現,代表編劇給凱撒的申論題
「會不會是因為你傷得不夠深,或體悟得不夠多,自以為能善良並存,但當你憤怒,面臨抉擇,朔及根本,你其實與再反逆的壞族並無差異?」


War_of_the_Planet_of_the_Apes_Movie_Review_3_1500015976887-1024x683.jpg

somehow這種人類身上才出現的道德偽善之辯,也被設計出現在當牠是主角、象徵一切受考驗的位置上時的猩猩上。
而更甚的,是牠這樣的身影,反而讓人更能聯想同理回人類本源起初之時,那擁有智慧、但一切尚未複雜化時的靈魂

 

而那扮演控制猩猩、慘無人道的上校軍官,則更深度的展現了「理性與冷酷」間的選擇分界。

1499786665_0b570c398f611624fbe0b81a8995a354.jpg

他面對必須親手痛弒自己深愛的兒子,以免感染更多的人類,從此變成為了目標與知道該怎樣保活的冷血上校,

但在紅毛猩猩身上卻還保留的原始情感,一路負擔的保著那不會說話的人類小女孩,


1497018797-92dea6ed70616d247469583be735a942.jpg


我們如果,在向來的對錯上,會無異議的認為「後者是對的」,此齣電影的編作團隊則大膽挑戰了我們這個概念:如果是你,難道你不認為理性的犧牲小我、控制感染與滅亡、完成總體大我是對的嗎?


於是說,這是個無法論證對錯的「道德真空處」。在這個事理無從有統一性的維繫與稀薄的地方,猩猩,能做的,也只有存活而已。
 

畢竟,你想活著,這絕對沒有任何不該。
也無良善與否的道德老師可以給分數。

所以當我們只一心期待凱撒從這麼慘的境地,趕緊逃脫了吧,回到自己的歸處去跟同伴們幸福快樂的活著吧!


34675.jpg

他卻選擇復仇。這表示他走錯了路嗎?畢竟人類的文明道德教育:盡可能的饒恕,是善的。

而一隻猩猩,是不是更能通過我們的腦中「應該」的過濾機制,無疑慮的釋放我們心中想無減速的「以眼還眼」的本性


但,<猩球崛起>之所以好看,就在於它不是簡單的善惡二元片。它告訴你,事情的真相
 

凱撒當牠選擇報復,來到上校房間,這一條路,才帶牠真正通往了自由安息、放下仇恨。


d2640252.jpg

 

因為牠看見,上校說的是對的,

那不管人先搞出,後來猩猩受害/受智慧,總而言之病毒讓人開始不能說話,喪失高等思考能力(符號暗示與次等動物猩猩無異,然某些猩猩卻已超過人類,可以有邏輯性思考),地位權力開始shift時......


牠也動搖了,自己所秉持的,是對是錯?人類要保有的自傲自利自立,迴盪著上校問牠「我,就是絕對的壞人」嗎?「看得出你的內心不斷(善惡)衝突」那類的問號。

 

於是,在最後的大山崩,當世界要滅亡,這一切都要過去,

誰能站立的住?

或說,誰,有公認資格站立的住?

 

 

只剩下一群無涉於利害關係,因此也無需做過道德從善從惡/好壞是非選擇的猩猩,
只為了活下來的基本權利,
留立在樹梢的身影。

 

然,如果這是人來扮演,
終歸實話說一句,會認為,
你就是那個可以僥倖、幸運standing的人嗎?

我們,觀眾自己,是不是其實也像在洪流中被埋沒的軍兵呢?

這樣的結局,不會讓觀眾買單,心服口服,
但透過一隻猩猩無涉的身影,
我們可以冷靜且客觀的,看待自己的作為。

 

包含,那些認為被感染的人類,無須被處決,可以嘗試更多醫療方式醫治的白色軍方,他們在荒亂的戰場,仍想橫心把持自己的目標,把可能的潛在的危機生物凱撒處理掉

當你還在這樣想時,螳螂捕蟬黃雀在後,
無知的人哪,今夜必要取你的靈魂,你所預備的要歸誰呢?」(路加12:20)

西洋電影中,因受基督教思想薰陶培育,故價值信念常展現聖經中的比喻跟啟示,當上校訴說自己兒子的故事時,導演鏡頭交代了一個小孩照片旁十字架的凸顯,也隱隱牽連了這樣的涵義。
反映及呼應,人,當成為權力中心,所作出的利己選擇,是非常無窮且盲目,somehow更是無解的

於是當我們作出高階思考,sometimes當客觀旁觀人生,會恍然人是非常可笑的生物。

 

6853.jpg

<猩球崛起:終極決戰>,決戰的我認為不是人與猩猩之間,其實是....人與他們自己


(以上心得純屬個人觀影感言,圖片引自於電影、版權隸屬於原電影公司所有、發行二十世紀福斯)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梅薇思聊聊

分享

風尚數位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2013 FashionGuide All Rights Reserved